<cite id="lx3ln"></cite>
<cite id="lx3ln"><video id="lx3ln"><thead id="lx3l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lx3ln"><strike id="lx3ln"><progress id="lx3ln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x3ln"><strike id="lx3ln"><listing id="lx3l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x3ln"><strike id="lx3ln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lx3ln"><strike id="lx3ln"><listing id="lx3l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x3ln"></var>
<var id="lx3ln"></var>
<menuitem id="lx3ln"><dl id="lx3ln"><progress id="lx3ln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lx3ln"></var>
<menuitem id="lx3ln"></menuitem>
母亲的针线活
来源:张国庆  时间:2020-10-2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衣服的线挣开了,露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洞。我匆忙找寻针线,准备修补衣服,结果第一针下去,就把自己的手指扎出了血,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针线,我忽然想到了母亲。

母亲虽没上过学,但聪明好学,擅长做针线活,是村里有名的“巧手”。无论是织毛衣、缝鞋垫,还是做布鞋、裁衣服,母亲样样精通,补个洞对她来说更是小菜一碟。用布尺简单量一量,用剪刀裁剪两下,在缝纫机上忙碌一番,一件新衣服、一个新书包,或者是一双布鞋、一个沙包便在母亲手中诞生了。小时候,我喜欢坐在缝纫机旁看母亲做针线活,因为母亲总会给我一些惊喜。

爱玩的我经常爬山摘枣、下水摸鱼,所以老是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,衣服被划个洞更是常有的事情,劳累一天的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帮我把衣服洗完后再仔细修补一番。

灯光下,母亲眼神专注,一针一线地将破洞的地方缝上。我也特别乖巧,静静地依偎在母亲身边,像个犯错的小猫似地缠着母亲不放,有时也会磕磕绊绊地背诵在学校里新学的唐诗。面对我拙劣的“表演”,母亲有时也会佯怒地吓唬我:“你这孩子天天‘野’成这样,下次可要自己缝衣服。”

时光流转,我渐渐长大,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中国铁建。由于工作原因,我辗转多地,遇见不同的人,见识各异的风景。无论身在何方,始终都有一根线牵着我的心,我知道,这根线便是母亲和我之间的羁绊。

还记得今年过年回家,刚到家时,母亲见我棉袄的肩膀处裂开了,便顺势帮我脱掉,准备去里屋帮我把衣服缝好。好一会儿没见母亲出来,我便进里屋找寻。只见熟悉的老式缝纫机前,头发半白的母亲正专注地穿引着针线,可是线老是进不到针孔里,母亲只得一遍遍重复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执着的母亲甚至都没发现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。

当母亲惊觉我在旁边看着时,尴尬地笑道:“最近感觉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好使了,连引个针线都不行了,本来还想趁着眼没花之前多给你纳几双布鞋底、绣个十字绣给你结婚用呢,可眼睛一花就做不动了……”

听着母亲的话语,回忆起母亲小时候为我做的针线活,我忍不住心头一酸。这就是当年我那倔强的母亲呀,到了老眼昏花的年纪仍然放心不下我,甚至还因为不能为子女做得更多而感到愧疚。这就是伟大的母亲呀,而我这个做子女的,对母亲的关心还远远不够。想到这里,我的泪水一滴滴落下,也滴进了母亲心里。母亲顿时被我吓得有点手足无措,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,忙关切地问道:“娃,哭啥呢?”我将母亲紧紧地揽在怀里,才发现母亲竟然如此瘦弱,我心中愈发愧疚。

犹记得唐代诗人孟郊的那首诗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作为一名游子,虽不能常陪伴母亲身边,但母亲始终是我最大的牵挂。一针一线总关情,谢谢您,我的母亲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法甲app